故国悲凉玉殿秋

 天怜幽草 多栽轩 2020-01-03

——那些偶然登上帝位的皇帝之宋徽宗,兼(美)伊沛霞《宋徽宗》读书笔记

谈及宋徽宗,大家对他最大的印象,想必是他身怀艺术才华,奈何生在帝王家,做了悲剧的亡国之君。

这位伟大的艺术家宋徽宗赵佶同志,登上帝位有一定的偶然性。

赵佶是神宗的第十一个儿子,论资排辈,轮到赵佶当皇帝也是一件看运气的事。那么他是怎么当上皇帝的呢?

宋徽宗的前任,他的哥哥哲宗皇帝,二十五岁就不幸驾崩了,又没有儿子,所以帝位继承人,只能从他的兄弟里选一位。皇太后开了个会,表示天下事需要早点决定下来了。

这时候,大臣章惇表示,按年纪,应该是立申王,被皇太后给否了,皇太后说申王眼睛不好,不行,立端王赵佶。章惇很生气,厉声说那按礼法,兄终弟及,应该立哲宗的同母弟简王。哪知皇太后又说,都是神宗的儿子,有什么嫡子庶子之分的,让端王当皇帝。章惇很不服,还想据理力争,可是大臣们没有一个跟他站同一战线的,还都急忙撇清关系。曾布就说章惇完全没跟其他大臣商议过,不代表臣子们的意见,为人臣者听从太后的决定。最后太后搬出先帝的话:端王有福寿,又仁孝,跟别的王不一样。在这种情况下,章惇没办法只能妥协了。端王赵佶就这样在向太后的支持下当上了皇帝,史称宋徽宗。

纵观宋徽宗的一生。他当皇帝的时候,也是想好好干一番事业的。他登基后取的第一个年号叫 “建中靖国”,从中展现了,他希望平息熙宁以来新、旧党之争造成的混乱局面的愿望。

作为兴趣广泛的文艺家,宋徽宗对绘画、书法、建筑,甚至医学,都有着浓烈的兴趣。在绘画和医学领域,他建立了培养专业人才的学习。他主持编写的《圣济经》是首部讨论经典医学理论的作品。增设“画学”科,他的翰林图画院培养了王希孟(《千里江山图》)这样的天才画家。修建堪称大宋圆明园的豪华皇家园林——艮岳。

但一个国家的正常运转,单靠这些不行,政治清明,和平稳定之下的文化繁荣才更值得歌颂,否者,就成了反面。“亡国之君”是其永远也摆脱不了的一顶帽子。明万历年间,内阁首辅张居正出过一本给当时十岁的万历皇帝阅读的《帝鉴图说》,宋徽宗多次被作为反面例子拿来教育小皇帝,例如他痴迷道教、大兴土木、任用“六贼”(蔡京、王黼、童贯、朱勔、李彦、梁师成),祸乱朝纲,足可见历来宋徽宗收获更多的是批评之声。

宋徽宗推崇道教,自称“玉清教主微妙道君皇帝”,大力抬高道教的地位。这称号显然十分不务正业。大概也只有游戏人间的明朝正德皇帝的“大庆法王西天觉道圆明自在大定慧佛”能与之相提并论了。

垦岳,史载其“括天下之美,藏古今之胜”,即是其大兴土木的实证。传言中的“垦岳遗石”都是精挑细选的极品太湖石。宋徽宗为了营造垦岳,在苏州设了一个应奉局,专门在江浙一带搜罗奇花异木、嶙峋美石。为了把这些物件运到京城,专门开设了一条运输通道,十船为一纲,就是著名的“花石纲”。

应奉局官员为讨皇帝喜好,横行霸道,做了诸般恶事。宋徽宗曾经得到了一块太湖石,高四丈,用大船运输,役夫数千人。沿途但凡阻碍运输的水门、桥梁等,不顾民生,全部拆除。为了运送花石,船不够,就强行征用几千艘运粮的船,甚至还祸及商船,造成了极大的危害。这“花石纲”,也是“方腊起义”的重要原因,官逼民反,不得不反。

“亲贤臣,远小人,此先汉所以兴隆也;亲小人,远贤臣,此后汉所以倾颓也。”金人围城前后,北宋一派颓势。眼看着金军的铁蹄就要兵临城下,或许出于逃避责任的原因,宋徽宗强行禅位给皇太子(皇太子俯仰感涕,力辞不就,说道:“受则不孝矣!”),自己则仓皇南逃,狼狈不堪。到了东南,却忘记自己的承诺,贪恋权位,奢侈无度。

而后,有大臣便向宋钦宗上书,要求惩处“六贼”,以谢天下。(“今日之事,蔡京坏乱于前,梁师成阴谋于后,李彦结怨于西北,朱勔结怨于东南,王黼、童贯又结怨于辽、金,创开边衅。宜诛六贼,传首四方,以谢天下。”——《宋史陈东传》)但宋钦宗惩治六贼,肃清反对自己的势力,启用主战派李纲等大臣之后,依然无法挽回北宋覆亡的命运。

北宋亡国了。宋徽宗、钦宗二帝连同宗室万余人开始了悲剧的俘虏生涯。“ 自古亡国之耻辱,未有如赵宋者。 ”二帝在被押往燕京途中,饱受凌辱,妃子王婉容等宫廷、宗室女被金人强行索去,部分皇子等也挨不过途中的艰险,不幸死去。金人举行献俘仪式,强迫二帝和后妃、公主都得穿上金人百姓的服装,头缠帕布,身披羊皮,袒露上体,到金太宗阿骨打宗庙行“牵羊礼”。朱皇后不堪受辱自尽。

宋徽宗还被金帝辱封为昏德公,钦宗为重昏侯,关押于韩州,后又被迁到五国城囚禁。

有传言说宋徽宗结局悲惨,病逝后他的尸身被放入石坑中焚烧,烧至半时用水浇灭,这样的水用来做油灯。不论传言可信与否,宋徽宗凄惨的后半生可见一斑。

当他初到燕京时,他写下一首绝句《在北题壁》,他悲凉的心境尽在诗中。

“彻夜西风撼破扉,萧条孤馆一灯微。

家山回首三千里,目断天南无雁飞。”

宋徽宗的一生,既享受了一国之君的荣耀,也承受了阶下之囚、身死异国的耻辱。作为帝王,要他一力承担亡国的责任也不公平,光阴流转,王朝更替,风水轮流转,在所难免,北宋之败,在庆历朝党争发端时就有迹可循。但是,假如宋徽宗是个励精图治的帝王,打击腐败,实行相对正确的外交、军事决策,北宋是否还能苟延残喘多些年?

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