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围城》品读

《围城》是一本值得每个中国人读的书。

经典名著之所以千百年来流传于世,原因多种多样。有的饱含至理名言、人生智慧,比如《论语》;有的呈现荣辱兴衰、人生百态,比如《红楼梦》;有的开创体例,“成一家之言”,比如《史记》。不一而足。

创作于上世纪四十年代的《围城》,注定也是一部这样的作品。围绕主角方鸿渐,钱钟书先生用自己强大的文字功底,和对人物、人性、社会的深刻理解,做了精准地描述,向我们展示了婚姻这座围城内外的景象。也不只是婚姻,《围城》是一本人生之书,人际关系之微妙,社会关系之复杂都在书中尽显。

在讨论内容之前,先谈一谈文字。钱钟书先生文笔风趣,比喻新奇精妙,读之令人拍案叫绝。重点说一下比喻,随意摘取两处:

她跟辛楣的长期认识并不会日积月累地成为恋爱,好比冬季每天的气候罢,你没法把今天的温度加到昨天的上面,好等明天积成个和暖的春日。

这种抱行政野心的人最靠不住,捧他上了台,自己未必有多大好处,仿佛洋车夫辛辛苦苦把坐车人拉到了饭店,依然拖着空车子吃西风,别想跟他进去吃。

赵辛楣对苏文纨用情二十多年,仍得不到她的回应。苏文纨无法与赵辛楣成为恋爱关系的主要原因之一,钱先生用的是这样一句点睛之笔。方鸿渐分析汪处厚对自己的关心,是出于老汪要做行政院长,所以礼贤下士,这个洋车夫的比喻是相当贴切的。

一部作品的成功,与它语言上的吸引力肯定是分不开的。《围城》中这样的比喻俯拾皆是,可以说是妙语连珠。它的特色是把人们生活常见事物引来做比喻,总能找到与他“欲表之意”之间的联系。加之同样比比皆是的象征、引用等,使他的文字散发了无与伦比的魅力。

之所以《围城》能成为常读常新的文学作品,除了才子式的文笔,还在于人物塑造的真实,在于内容的深刻、贴近现实。

方鸿渐、苏文纨、孙柔嘉、唐晓芙、赵辛楣,还有其他的角色,无一不是活灵活现的,他们就生活在我们的身边,工作和生活中都会遇到这样的人。

性格决定命运。

方鸿渐随波逐流,对自己的人生没有明确的目标。感情身陷旋涡,这一困境是他自己造成的。在这点上,他很像金庸先生笔下的张无忌,可是又没有张无忌有硬实力,张无忌好歹是武功天下第一,他呢,在海外留洋,不认真读书,连博士学位,都是靠买的。他爱慕唐晓芙,可惜被苏文纨搅黄了。没有博士学位,三闾大学聘不了教授,只给了一个副教授的尴尬职位。莫名其妙就和孙柔嘉订了婚,结婚之后疲于应付夫妻之间的争吵,他所处的家庭和孙柔嘉的家庭,矛盾百出,他也不能游刃有余地处理。他的人生,至少是前半生,是相当失败的。

孙柔嘉婚前对方鸿渐颇为倾心,也“千方百计”地把方鸿渐圈进了围城。但这个“千方百计”我认为可以理解,但悲剧的一点在于,方鸿渐其实并不喜欢她,只是“不讨厌”而已。她对方鸿渐的个性判断是失误的,以至于婚后,面对方鸿渐以及背后的封建大家庭,成了她姑母口中,错嫁的悲哀。

苏文纨的感情悲剧在哪儿呢,在于她并没有真正爱上谁,她爱的是一份众星拱月的虚荣。

凡人都是局限的,性格带来的局限尤其大。局限造就了今日的自己,也给自己带来无数的麻烦。倘若能突破自己的局限,人生才能跨上新的台阶。

《围城》中的主要人物,没有一人的婚姻是真正幸福的。有可能得到幸福的是着墨相对不多的唐晓芙,但那个社会环境下,又有谁知道呢?

方鸿渐和孙柔嘉也好,苏文纨也罢,性格是原因,若是还有别的原因,只能是归结到婚姻之中的难题:亲密关系的处理。

一部好的作品,是包罗万象,不能一言以蔽之的。对《围城》的品读,人人都有自己的理解,可以持久的继续下去。

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