延边州游记

趁单位疗休养之机,我们去吉林省延边州旅游了五天。

路线是宁波-长春-延吉-图们-二道白河(长白山)-敦化-长春-宁波。

每天在交通上的时间还挺长的,特别是第一天,从早到晚都在路上,在延吉西站下动车之后,扑面而来的冷清的空气才让我真正意识到此次旅程开始了。

延边州是朝鲜族自治州,我之所以在得知可以出游之时果断选择延边州,一方面是因为贵州的行程在十二号,而我十九号要参加省公务员考试,更重要的其实是作为韩剧狗的我,对朝族更感兴趣。

延吉市区

延边地区,特别是延吉市区,都是双语的。一旦去掉了中文的牌示,看起来跟朝鲜半岛没什么区别。宾馆前台的小哥哥,也是典型的朝鲜人长相。

抵达延吉时已经下午五点了,导游带我们去品尝了当地的特色菜。每盆菜的分量特别大,要放在南方,够两盆还不止了,这应该是东北地区的特色吧,都能吃下去的话,我要向东北人民的胃口表达下敬畏之情。朝鲜族的菜,不是很合我的口味,想以前和朋友去首尔旅游,吃过几天之后,对韩餐也失去了兴趣,但其实我是特喜欢吃他们的汤饭的。

当天晚上去延边大学逛了一圈,这个小城市居然有所211大学,倒也挺值得称道了。可惜晚上,又下着小雨,偌大的校园也没什么人,只得随意走了走,便到大门对面吃东北烧烤去了。

图们口岸

第二天上午去图们市,一个和朝鲜隔着图们江的小城市。图们口岸,有一座桥,中间有一条边界线,跨过去,就是朝鲜。我在边界线上留了影,还真没敢把脚往对岸踩。现在想起来,有点遗憾。

早前我看过一些关于朝鲜的文章,有一篇是作者是从丹东口岸入境,改装了他的照相机,带出来许多照片。对朝鲜这个国家的了解,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们是粗浅的。只能通过文字和影像。所以当我真的站在中朝边境,看到对岸的光景,心里涌起一种无法言说的滋味。

 

第一眼进入眼帘的是,植被低矮的山,中朝边境的山呈现明显的对比,朝鲜那边的山上树都低矮,有种说法是为了更容易发现脱北者。对岸的沿山公路,出现了一辆汽车,驶向我们完全陌生的城市,乡村。

大桥尽头的出入境大楼,挂有大幅的领袖照片。对岸的建筑,的确是我国80年代之前的风格,颇有种复古的感觉。遇见一批中国游客,排队从边境线进入朝鲜,我跟同事说,我也真想跟着过去。随后我从在图们口岸的塔楼上,通过望远镜看到朝方穿着民族服饰的导游,正在给这批游客做讲解,旁边稀稀拉拉站着几个军人。他们军人的气质,跟我们的军人完全不可比,身材也瘦小,显得军装都不合尺寸宽大了些。

离开图们口岸往二道白河去的路上,经过很长的一段边境。农民在山上耕作,地里用的还是牛,完全没有机械化设备的影子。

只是隔了一条图们江,却是两种不同的天地。此刻我们怀抱着同情心,想着对岸的封闭与落后,人民仍然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,不禁暗自庆幸。可回过头来又想,真正的幸福感,又有谁说得清呢。或许,教育、医疗、住房都是免费的朝鲜人民,也有大部分觉得很幸福呢。

If you survive a thousand miles of suffering, there will be ten thousand miles of happiness.——party slogan.

朝鲜人的政治宣传语。很励志,很向上,似乎是宽慰人民,勉励人民甘于贫苦,努力奋斗,最终会有巨大的幸福在等待着。

但如果有的选择,我选择不要这样的生活。自由最珍贵,没有完全的自由,但要向往自由。老夫子说:随心所欲而不逾矩。嗯,也是我想要的自由。

长白山

二道白河是个挺休闲的小镇,干净,安静,绿化特别好,镇子里没有红绿灯,倒也是秩序井然的样子。我们在二道的酒店休息,第二天一早上长白山。

天气很好,蓝天白云,第一眼见到覆盖着白雪的长白山,真的是眼前一亮的感觉。遗憾的是,天池封闭,不让我们上去游览。最重要的景点近在咫尺,却不能一睹风采,难免叹气。

温泉汩汩冒着热气,我们从一旁的栈道向上走,去近距离观赏长白山瀑布的风姿。印象中,如果记忆没失误的话,91版的《雪山飞狐》,有一个场景是胡斐在瀑布山下的什么地方喝了口水。因为温泉的关系,水并不冷,让身着厚外套的我们都是欣喜万分。

这个时节的长白山瀑布水量不大,但不影响它的壮观。每个季节都各有特色,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去发现它的美。选择来长白山这条线路,其实还隐藏着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:《盗墓笔记》结局里闷油瓶进入了长白山的青铜门,所以长白山成了稻米们朝圣之地。来之前我把《盗墓笔记》全集1-8部重新读了一遍。第一次读是在7年前,这次重读,读得更仔细了一些。

可惜青铜门藏在长白山的深处,藏在那个平行世界里,我们只能远远地想象着。就像我们这次去不了天池,人生,总是有那么多的遗憾啊。

敦化

敦化这个地方,是唐朝时渤海国的都城,也是满清皇室的龙兴之地。传说中满族始祖布库里雍顺,是由三仙女吞朱果而生,后来到鄂多哩城,平定三姓之乱,被奉为贝勒,建立满州。在六鼎山游览区的清祖祠,纪念的就是他。六鼎山主要游览的是大佛和正觉寺,对历史感兴趣的兴许会青睐园区里的渤海古墓群和清祖祠。游人不多,所以即便是景色差强人意,倒也比喧嚣的长白山多了几分安静。

在敦化,早起我从万豪酒店出发,沿着河边的健身步道跑步,再绕进渤海广场,沿着六鼎山路回到万豪。跑了五公里的路程,回酒店洗了澡,小城的景色不错,我的心情也是美丽的。

长春 

对长春的初印象很好。

原因一是城市里老建筑很多,虽然多是伪满洲时期日本人建的,但是这些建筑现在大部分都在使用,成为了医院、吉大礼堂、公安局、省政府等等。这比整座城市都是新潮的建筑让我感觉更好。

原因二是,长春的轻轨列车是有颜色的。红的、黄的、绿的。我读书少,去的地方也少,去过别的城市,好像都是单一的白色。

到了长春,吉大是肯定要去逛逛的,原本只是准备去看看作为吉大礼堂的日本神武殿,顺便去逛逛吉大。没想到同事选错了地址,意外乘车跑到了主校区,于是阴差阳错,就逛了三个校区。看到青春洋溢的人们,真希望能够回到大学时代啊。

我们还去游览了满清最后一个皇帝溥仪在伪满洲的皇宫。了解到他在长春过了十四年的傀儡皇帝生活,真有点同情他。末代皇帝的命运,总是悲惨的。他的人生相当悲惨,身体也不好,但又不能不说是幸运的,毕竟在王朝覆亡之后,还能活着,也不能不说是很特别的。

此处就不展开了。时也命也,帝王将相,寻常百姓,究竟谁好谁不好,是说不清道不明的。

有机会的话,还想去长春。

此条目发表在游记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