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对于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​​

读完《房思琪的初恋乐园》,一本半自传的故事。从故事架构和文字中可以感受到作者的阅读量和思考深度,她是有天赋跟实力的,就比如在书名的选取上就很厉害,名为乐园,实际上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而本书的成功,又不仅仅如此。

除了对施暴者的愤慨、对受害者们的同情、无奈、悲哀等等感想之外,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:“人对于他者的痛苦是毫无想象力的。”

没错。就有了网络暴力,有了漠视,有了随意判定。这些语言暴力造成了当事人的二次伤害。

书中的另一位受害者郭晓琦,在被好不容易接受了自己的命运,又被李国华抛弃后,决定在网站控诉李国华。然而,她的帖子得到的评论都是些戳痛自己的话,「仿佛受了“千刀刑”一般,罪虽然是李国华的,而她的身体还留在他那里。」

每每涉及到性侵、出轨这样的话题,总有更多地人本能地从女性的一方发表长篇大论。从红颜祸水,到“小三活该”论,自古而今,概莫如此。

但关注点难道不应该在性侵犯身上吗?难道不应该是性侵犯更要被谴责吗?道貌盎然的伪君子们,对十几岁的小女孩儿都下得去手,还能继续安全地、风风光光地生活者,这是不是对受害者过于残忍。

许多人总爱随意发布自己的意见,显得自己多有真知灼见,多一针见血,多看透了事件真相。其实,还不是自己清高,自以为是啊。殊不知,在一个人需要帮助的时候,随意发表对自己而言无关痛痒的话,对这个人的伤害是有多大。

所以大家都闭上嘴吧。批判、质疑固然可取,但能心怀善良点儿不?

读完书后,看了一点关于作者生前的访谈,她说自己出书之后,在别人看来已经达到了成功,可是她觉得自己仍然是个废物。因为那个人,还在执业,走在路上能看到他的广告。说这段的时候,平静的外表之下是一颗多么痛楚的心灵。法律没办法制裁性侵犯,对于丧失道德的人,道德谴责、舆论压力,究竟有什么用?

对这么美好的人遭逢此难深表痛惜,愿她安息。也希望“李国华”们早日受到应有的惩罚,早点下地狱,不要再继续祸害人间。每个家长也要保护好自己的孩子,关注孩子的情感世界,真正地给予孩子面对残酷世界的力量。

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,贴了标签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