塞上牛羊空许约

「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」

按照诗的顺序读金庸全集,读完《天龙八部》,不是第一次读,最心疼的仍然是萧峰。

不似段誉虚竹,乃至其他许多金书的主角那样,摔个悬崖,捡到武功秘籍,或是高人前辈直接把数十年的内力倾囊传授,萧峰一身的好武艺,是他脚踏实地一步步练就而成。

杏子林丐帮大会,知身世之谜,由众人敬仰的丐帮帮主突然变成了「契丹狗贼」;聚贤庄血战,与中原武林喝酒断交,差点丧命;追踪「带头大哥」,卻不幸将挚爱误杀;北归大辽,结交女真豪杰,与辽帝八拜之交;少林寺大战,率燕云十八骑,奔腾如虎,以一敌三,威震天下。

萧峰一生磊落,对前辈有敬,对兄弟有义,对「家国」有忠,对红颜有情。

如此有胆有识,义薄云天的英雄汉子,却落得是个自尽的结局,金庸对他真是残忍。好歹,也该让他携手红颜,踏歌而行啊。

君不见萧峰听到旁人说起「放羊」两个字,忍不住热泪盈眶。
君不见因为是阿朱的胞妹,萧峰对胡搅蛮缠的「恶毒小妖女」阿紫忍让关怀。
君不见「我既误杀阿朱,此生终不再娶。阿朱就是阿朱,四海列国,千秋万载,就只一个阿朱。」

千秋万载,就只有一个阿朱。「塞上牛羊空许约」,真可谓是金庸江湖第一悲情也。

反观他的两个兄弟段誉和虚竹。

《天龙八部》以段誉开篇,以段誉结尾,但读了那么多段誉的内心戏,我却觉得他还是没什么存在感。

影视作品绝对是美化了段誉。原著中到了西夏公主招驸马时候,段誉于六脉神剑的使用还没纯熟。虽是王子,于国政民情没见到有多少关注,不过是红尘一痴人,痴的对象,还是同样没什么存在感,更让人喜欢不起来的王语嫣。

相貌丑陋,不谙世事傻乎乎的虚竹小和尚,原著有「浓眉大眼,鼻孔上翻,双耳招风,嘴唇甚厚」之形容,竟能糊里糊涂就得到逍遥派前辈高人的真传,还让少林寺方丈做了他亲爹,还娶了西夏公主做起了驸马爷。

金先生厚段誉虚竹甚而薄萧峰甚矣!但可能也正因如此,萧峰悲情英雄的形象得到了更有力的衬托,可是你不会知道,内心里总还是希望金先生能笔下留情,不用像郭靖那样侠之大者为国戍襄阳,也能像郭靖那样有个黄蓉陪伴在身边啊。想了想除了武功,阿朱并不输黄蓉呢。

有情皆孽,无人不冤。贪嗔痴爱苦,王图霸业、血海深仇,哪有那么容易放下。

天龙处处是痴人,情痴如段誉、游坦之,武痴如鸠摩智,权痴如慕容复,反倒是萧峰简单了许多。

此条目发表在读书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