四分之一的新疆

常言道:“不来新疆,不知新疆之大。”

对于这句话,在我为时八天的旅途中,我有了切身的体会。在新疆旅行,要有把“车子坐穿”的心理准备。

从杭州到乌鲁木齐,飞行时间长达五小时,与我上回去普吉岛的路程差不多,不禁感慨伟大祖国幅员辽阔。我在网上查询了一下JD5843的飞行轨迹,途径浙、皖、豫、陕、甘,进入新疆境内。在高空向窗外俯瞰,地貌从平原到山地,山脉连绵不绝,河谷地带有或大或小的城市,公路消失在山的这头,在远处的那头重新出现,向远方延伸。从黄土高原,再看到祁连山常年不化的积雪,准格尔盆地寸草不生的戈壁,再飞跃天山,数不清的白色风车,想必就是吐鲁番的达坂城风力发电站。回想起这一切,竟有些心潮涌动。

从乌鲁木齐乘车去到喀纳斯景区所属的布尔津县,又是长达9小时车程。新疆之旅的伊始,就给我们来了个下马威。好在途径克拉玛依的乌木尔魔鬼城,在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下,消解了一丝旅途的疲惫。乌木尔魔鬼城属于雅丹地貌,是先水蚀后风蚀而形成的地貌奇观。在茫茫的戈壁滩上,兀然耸立着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小土丘,有的如孔雀,有的如城堡,有的如埃及的狮身人面相,坐着导览车穿行其间,若是夜晚,恐怕会有异世界之感。雅丹地貌要在黄昏时间,最为壮美,在落日的映照下,浑然释放出动人心魄的色彩。遗憾的是,我们抵达时并不是黄昏,呈现在眼前的魔鬼城,颜色略微单调了些。

      沿途的风景,也在变化,克拉玛依地区,是大片的戈壁,到了北部,低矮的植物开始出现,进入阿勒泰地区,山林和草场就多了起来。空闲时我在车上捧着手机读李娟的《我的阿勒泰》,车窗外,公路两边有成片的草场。有草场,自然有牛、羊、马,或三五成群行走,或只有一两只低头觅食,一座座哈萨克牧民的白色毡房不时出现,点缀了绿色的大地。李娟就是阿勒泰人,书中有很多篇幅描写哈萨克牧民的生活。此刻,书中的文字因为我身处其中而变得更加鲜活。在现代化的城市生活久了,面对这样的景致,对心灵也是一种回归,颇有种“久在樊笼里,复得返自然”的舒坦。

一路向北,喀纳斯清澈的湖水在蓝天白云的映照下呈现出翡翠般的色彩,沿着湖边的栈道行走,湖水敲击岸边的石头,水草丛中横七竖八散落些枯木也被湖水打磨,千百年的时光留下了痕迹。湖中有游船,有快艇,传说湖中有水怪,不知是否是受了游客的叨扰,躲着不让人看见。喀纳斯湖水流向下游,于曲折婉转间形成了“神仙”、“月亮”、“卧龙”三湾,最美丽的要数“月亮湾”。喀纳斯河流经这里,划出了一道优美的弧线,有如一钩弯月跌落凡间,周围是郁郁葱葱的树林,像是一群卫士在保卫着月亮公主,又是一处精灵留恋的乐园。

 喀纳斯自然景观大气与秀美并存,它的人文景观亦不逊色。喀纳斯村有图瓦人居住在松木垒砌而成的木屋里,他们身着蒙古长袍、长靴,一支图瓦人乐队为我们唱起图瓦语歌曲,还有位图瓦人为我们演奏了蒙古族传统乐器“楚耳”。这是一种植物茎秆掏空转孔做出的,类似笛子,吹出的声音别有一番味道。

图瓦人也居住在禾木村。这座村子坐落在山间盆地中,水流湍急的禾木河贯穿其中,河边有白桦林,当晨曦,缥缈的云雾汇聚,一间间小木屋若隐若现,这里马上变成了人间仙境。她原本就是仙境,登上观景台眺望整个村落,赏心悦目,在这里,真正是人与自然水乳交融,一派和谐。小木屋四周百花齐放,争奇斗艳,各种颜色的格桑花和非洲菊一朵一朵, 向日葵高昂起头展示风姿。当夜晚,走出小木屋,抬头看漫天繁星,城市里多年不见的壮丽的银河震撼着心灵。这只是盛夏的禾木,换作是秋冬,又会给我们怎样的风景?

禾木的清晨,云雾是主角,东边的山背后,太阳渐渐升起,晨雾散去,草原上的露珠还没有散去,从山坡上的栈道走下来踏入草地的一刻,露水打湿了鞋子。远处雾未散尽,浮在半山腰,近处有一个足球场,阳光洒在大地,球门摆脱了喧闹,倒略微显得有些孤独。禾木太美,依依不舍,以至于我把随身携带的项链也“留下”了,到了昌吉才发现。

在布尔津,除了喀纳斯湖,还有一条叫额尔齐斯的河奔流向北冰洋。在五彩滩,错落的岩石化身为一位秀丽的姑娘,婀娜多姿,穿上了鲜艳的衣裙,和对岸蓬勃的树林一道迎接着额尔齐斯河的到来。五彩滩也是典型的雅丹地貌,相比魔鬼城的张狂,这儿有如小家碧玉一般透着一股秀气。秀气自然有秀气的美,红、黄、绿,岩层和沙砾色彩斑斓,在黄昏十分,同样是一副绝美的画卷。

从阿勒泰回到昌吉,穿越古尔班通古特沙漠,路过了乌伦古湖。戈壁上的福海,遇见的第一眼就令我情不自禁喊了一句“太美了!”望不到边际的深蓝色水域,如大海一般与蓝天连成渐变色。断崖边,湖水冲刷出一弯沙滩,一半白沙,一半碎石。沙滩上,躺着姿态各异的乳白色树干,有如垂暮的老者,一生与天地日月为伴,与美丽的乌伦古湖为伴。靠近断崖之处的黄色土壤上长了些戈壁上典型的植物。如此有层次的湖岸,将我从身处大海边的错觉中拉回。

戈壁,沙漠,有着最为壮观的风景,却也是生命的绝缘地。然而中华民族有着“敢叫日月换新天”的魄力,在这片土地上,这荣耀属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,属于不畏艰难困苦甘于奉献的每一位兵团人。在戈壁的公路两边,看到兵团人种植了大量植物,美化了大地,也给当地人提升了生活质量。了解兵团的历史,当年王震将军带领部队在完成维稳的任务后接受领袖的命令,就地转业,成为新疆大地的建设者。这些人忍受极端艰苦的生存条件,忍受与亲人分离,也包括后来为了建设新中国千里迢迢来新疆,接受组织安排的婚姻的女性们。他们把青春和热血全都留在了这里,扎根边疆,成了地地道道的新疆人。这样的精神,这样的勇气,不是生活在和平年代的我们所能拥有的。

说到维稳,新疆的安检的确是非常之严格,机场、地铁站等大型公共机构自然不必说,进酒店,上公交车等等,无一不需要安检,原因是某年乌市发生了严重的暴动,也正因为如此,我觉得现在的新疆是很安全的,至少在北疆。对新疆地区,以我来源于道听途说的一点点了解,是发展越来越好的。移动支付随处可见,卖烤馕的哈萨克大叔有,蹲在街边卖葡萄的大妈也有,这与沿海地区是一样的便利。这些天,除了地域辽阔车程漫长,和在新疆过北京时间让我有点崩溃之外,其余都是美好的印象。

新疆之旅的最后一站是吐鲁番,火焰山的温度有如新疆人的热情,坎儿井庞大的地下水渠系统就是新疆人的智慧体现,吐鲁番的葡萄甜如蜜,天山天池的风景美如画。总体而言,这趟旅行有感动,也有遗憾,这里就不再展开讲,以及我相信如果没有丢失项链,我会更开心,哈哈。

我很幸运地选择了北疆作为我的夏季旅行地,而这,只不过是区区四分之一的新疆。有机会,我还会再来。

此条目发表在游记分类目录。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